他突然凭空出现在那里。

两边的人群流动着,对他视而不见。他环视四周,人们——不,这些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怪物,眼球离开了眼皮的遮罩,布满血丝,由一根视神经支撑着,不住地摇晃。他赶紧躲开,然而那触目惊心的一幕却仍旧在眼前回荡,挥之不去。

怪物!一群怪物!他的四肢颤颤发抖,想逃,又似被灌了铅一般,怎么也抽不动。那群眼球肆无忌惮地在空中捕捉着目标,有时似乎与他的目光接触,一个鄙夷的眼神便立即随之而来,令他只觉寒意四袭。一个人令你无法分辩冷眼与否,这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。

他实在是一个标准的人。但在这群怪物的眼中,他倒成了所谓的怪物。

他的头尚能转动,他竭力避开这可憎的景象,把目光投向别处,那里是一支送葬的队伍。队伍中的人身穿丧服,朝向前方的一面为黑色,而背向前方的一面却是红色,他们都长着两面脸,正对着前方的一面正哭丧着,眼角抽搐,恨不得把身上所有的水都挤兑成泪珠,撒落在地上;背向的一面却暗自窃喜,嘴里不住念叨着的,似乎是在计算可从中得利的遗产数额。前面的人一边走着,一边撒着纸钱,后面的人又把纸钱捡起,递给前面的人。站在最后的人怒气冲冲地盯着自己前面的人那张窃笑的脸,倒像他自己就没有一样。

他突然感到身体被几滴冰凉的水刺痛。下雨了。然而雨滴是那样的肥硕,每一滴都有着一副狰狞的面孔,在空中扭曲着,它们丝毫没有掉下来的意思,反而吸引着草丛中仅剩的露珠,随它一同向天上升去。天似乎也开始阴暗了呢,他顺着雨珠向上望去,看到的却不是乌云,而是一台巨大的机器浮在空中,榨取着这世间仅剩的清凉,随后,又从另一个出口,吐出一堆堆的瓶子,上面依稀刻着“Coco Cola”的字样。他只感到一阵眩晕,定神再看,眩晕的却不是自己,而是草地上那仅存的绿色,正同露水一同渐渐升向空中,留下一片枯萎的痕迹。

他终于感到有些湿湿的东西打到了自己的肩膀——没错,终于是从上面掉下来的了。他扭头看去,却是一片血色,还散发着阵阵的腥臭味。而路边的行人,一边欢快地跑着,一边欢呼,仿佛在享受着雨露的甘霖。

背后传来划玻璃一般的刺耳的声音。

那是一群人,正在欣赏音乐会。

他终于要疯了。

正在这一瞬间,他的四肢又恢复了知觉。他竭力使自己挣脱那刺耳的声音,全身如同痉挛一般颤动。四周的人群停止了流动,几千对纠缠不清的眼球找到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将他围在半径不到1米的包围圈内。

“他在干什么?”其中一个眼球像是问。

“看上去像是在跳舞吧。”另一个眼球回答道。

“这也能算跳舞?”几千对眼球“刷”的一下蜕成了惨白。

他已紧紧地闭上了眼睛。他也试图闭上他的耳朵,他的嘴,甚至他的鼻子。他把自己封锁在自己的世界里。他的身体仍不住地痉挛着,只是这种痉挛已逐渐转为有意识的了,倒像是富有节奏感的律动。

血雨还在下吗?他不知道。他闭上了他的每一个毛孔,每一根汗毛,他将自己的皮肤锁入了石膏。

他跳着,跳着……旧的一批围观者早已厌烦离去,却又有新的一批替之而来。

七天后,在他倒下的地方,已踩出了一个不小的水坑。

Categories: Old Blog Posts
  1. No comments yet.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