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Old Blog Posts > 思想者(1)

思想者(1)


人总有各种念头不时地冒出来,

先把它们捉在这里吧。——题记

还记得薛老曾讲过:“理科是昂贵品,文科是廉价品。”他认为文科主要靠平时的积累,而理科则更多地凭借先天的天赋。我并不认为是这样的。积累的主要手段是记忆,而不同人的记忆能力是不同的,有人能一目十行,过目不忘,而像我则背上三行也要老半天,这与天赋也是分不开的。至于理科,其实也需要平时的积累。庞大的知识体系,仅靠课堂的时间,远远不够,很多知识都要随着时间慢慢消化。现在学到的知识,不一定能完全理解,那么先记下来,随着人的成长和思维的发展,将来终能领会。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初等教育大多呈现出重文轻理,理科教学重点投在高等教育中,这应也与此有关。

一个北大学生曾面临着这样的抉择,一条路是出国留学,学习最热的经济,将来报效祖国;另一条则是上北大中文系,将中国的传统文化推向世界。她最终选择了后者。她写道,既然客观真理是相同的,那么古今诸多文明,所发现的真理也应是相同的。然而,它们的文化却是独一无二的,文学创作是唯一的,而理科发现,不过是不断重复的过程罢了。“文学让我们宣称,我们存在过。”

作为一个理科生,我看到这段话实在别扭,但又不得不承认,她说的很对。但是,理学是力量的体现,是发展的体现,理学本身,也是一段辉煌的历史。虽然真理是客观的,但对真理的探索历程则不径相同,我们的真理之路,也是独一无二的。“理学让我们宣称,我们这样伟大地存在过。”

费了许多口水,至少,我比较心理平衡了。

有人简单地认为,文学就是感性的体现,理学就是理性的体现。这实在是粗略之谈。事实上,文学中不乏有理性的体现。纯粹感性的产物是软骨的病患,只有理性才能使之昂首挺胸。而文学创作中的一个重要分支——议论文,也要求严谨的理性思考,有人赞道,议论文是理性之光。

而理学呢?难道也有感性的体现?尽管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,但事实的确如此。为此,让我们先来分析两个基本概念:主观和客观。可以说,对人而言并不存在绝对客观,只存在绝对主观。有一个经典的对宗教的描述,即一群蚂蚁透过彩色玻璃看世界,大蚂蚁说世界是红色的,小蚂蚁说世界是绿色的,它们为此争论不休。也许你会说,若它们能进行“理性思考”,就会“客观地”综合它们的感觉,得出世界是彩色的结论。然而,如果我们在彩色玻璃后面远远地加上一块灰色玻璃呢?不管我们从何种角度,如何分析,最终,也只能得出“世界是灰色的”这个结论。除非蚂蚁有足够的力量,打破玻璃,它所作的客观分析,其实也只能说是相对客观的。现在回到理学的话题吧,由上我们已经能看出,在理学发现的探索历程中,感性是必不可少的,感性是提出猜想和假说的重要动力,即创造力。再如凯库勒,不也是在睡梦中梦到一条头尾相咬合的蛇,大有灵感,才构建出了苯分子的基本模型吗?

文学与理学,先就此告一段落。

Categories: Old Blog Posts
  1. No comments yet.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