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Old Blog Posts > 军训

军训


好久没更新blog了..上深中以来一直都忙着,周末也无暇顾及。今天终于能抽空稍微写点东西。
不妨从军训讲起吧。

深中的军训安排在8月24号-30号。台风“鹦鹉”刚过,我们却丝毫没占到降温的便宜,训练开始时,便逢黄色高温警报。6天里,大部分的训练都这样顶着烈日撑下来。
这种炎热,坐在空调房里的人绝对无法体会。下午两三点时,太阳肆虐在即,抬头仰望,不见一朵云彩,我们就这样暴露在阳光的炙烤之下。脚下是水泥地,经太阳一晒,足有五六十度的高温。我们训练时稍有差错,教官便令趴下,手掌贴着地面,炽热难忍,却无从躲避,就这样,无奈地接受来自大自然的惩罚。

之前,我已在自行车行的记录中,描述了一部分育新学校的概况。这次得以更详细地介绍一下。

最初,我以为大棚是用来训练的。后来才知,它主要是集合以及最后的结营仪式才用,平时只有少数几个连队幸运地抢占到位置,可以在里面训练。
伙食方面,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差,比小学和初中参加的好很多,只是米饭比较硬,有些人可能不喜欢;每餐都有汤或稀饭,中午时有绿豆汤,晚上有水果,用来解暑也不错。
我曾设想中午吃饭前把水壶里的水倒光,然后灌满绿豆水,一下午都能喝。但灌水必须全连队一起去,若绿豆水不够,所换来的就是一下午没水喝……这其中就要靠你们去斟酌了。

宿舍里的条件都大同小异。我们比较倒霉的一点是,睡觉时风扇经常跳闸。

冲凉的条件是比较恶劣的。首先是所有人都在排队等着,难免会催促,基本上没有时间抹沐浴露之类的东西;其次是水温时冷时热,冷时倒还好,顺便解暑降温;热时就实在受不了,那温度,简直是烫死猪皮的。

前三天,是过得尤其辛苦的。

第一天晚上是学习整理内务,对于我这种从来就没天赋的……自然是教官的反面教材,一怒之下,又“奖励”我200个蹲下起立。做完后,麻木的双腿几乎不能挪动。这以后的几天里,即使做一个蹲下的动作,双腿也会十分酸痛。第二天又恰巧训练正步走,每一个动作,几乎都要咬牙坚持下来。

休息时也不敢放松。教官早就声明,这几天有可能紧急集合,一听口哨,不管在做什么,都要穿好军装,迅速到指定地点集合。弄得我们睡觉时也不敢脱军装,一点点响动都能弄得人歇斯底里,半夜被惊醒无数次,确定无恙后,才敢再次睡去。
第一次紧急集合,是在我们洗澡的时候。
我已经算是幸运的了,听到哨声时,我已经洗完澡,正在洗衣服。而其它人就没这么幸运,有的只洗到一半,有的刚擦好沐浴液……也只能无奈地一边咒骂,一边穿衣。可惜此时正是晚上,通常,我们是穿校服的,于是最终只有一个人是符合要求地穿了军装。还好,这次,总教官并没有大加惩罚。
我这才想起,下午解散前,总教管曾说:“晚上7点前,教官不要带学生下来。”当时并没有留意,事后想起来,这其实正是一个细微的征兆。
于是,从那以后,我就十分留意教官每一句稍稍不太对劲的话。
凭此,我还真的捞到点便宜。
第二次正式的紧急集合,在中午睡觉时。那天吃饭时,总教管说:“中午学长团全部在法制教育馆休息,不要四处走动;12:30之后不要让我看到还有人在外面。”有了上次的教训,这句话自然逃不出我的耳朵。当时就告诉宿舍里的人,今天中午有可能紧急集合。后来果真应验。
这一次,由于早有准备,我显得不紧不乱。

前面说了这么多辛苦事,来点轻松的叙叙。

第三天下午洗澡时,我的皮带死死地卡在了腰上,怎么也扯不下来。按教官所说,要“先紧后松”,即先把皮带再束紧些,再拉开。我谨记教诲,束紧皮带,拉不开;深吸一口气,再束紧,还是拉不开。
这下可不好玩了,我的腰都感觉被勒爆了。还是自己要紧,我再次吸气,气沉丹田,腹部前鼓,如此反复,忽闻“崩”声,皮带应声脱落,大喜,拾来察看,顿时傻眼:皮带竟活生生地从中间断开了。
这可不好玩了,接下来还有三天。按定价,皮带一条20元,损坏3倍赔偿,这个……还算我急中生智,一把扯下运动鞋的鞋带,二话不说就系在裤子上,走了一圈,竟也合适。接下来的3天,就这样糊弄过去。
这根鞋带,的确价值60元。

训练时实在炎热,我便时常趁休息时,以上厕所为由,洗脸降温。以致教官厌烦,一见我前去,便挥挥手,扭过头去。反正我也厚脸皮,不理他,该去就得去,这他是不能不批准的。一次他叫我,不知名字,大喝“眼镜”!全班戴眼镜20余人。于是再次大喝“厕所”!全班爆笑,我亦无语。
之后竟因此得名“所长”。

班里,和所长并称的还有个“妇联”。
训练的第一天,教官就让他指挥口号。他的声音也确实很大,只是好景不长,如此每天吼上几十次,嗓子一沙哑,声音仿佛狼嚎一般。一天晚上,有个教官在草丛里休息,被他逮到,遂大喊:“向——教官——问好!”把教官吓了一跳,教官遂说:“以后你晚上别喊了,吓人。”
后来教官一时兴起,就让他当了副连长(教官本身是连长)。我那群联想能力丰富的同学便迅速想到了这个词,“妇联”因此得名。

反正,我自认为自己的还稍微好听点。
至少,以后去厕所时,我都改称“去办公室”。

第四天下午彩排结营式,我和连队里其它19人打军体拳,全场共340人,我站在第一排。谁知打到第13招时,但听裤衩下一声怪响,竟在这关键时刻爆档了。要知我后面的几百人都是正视前方……众目睽睽之下就把我看光了。而且这还只是第二遍,总教官也不知哪里来的兴头,让我们一遍又一遍地打,那条裂缝就越裂越大……好不容易熬完了彩排。我向教官汇报,他一脸坏笑地说:“补裤子那帮人下班了,你明天9点才能补。”一会儿又来一句:“凉快吧?”这家伙估计是因为我上厕所正愁没理由整人呢。这时我才知道,还有2个人和我一样,都爆了,只是他们在后排,情况也没那么严重。这其中包括妇联。

后来听他转述如下:“我打着打着,打到12招,便听档下声起,心知不好。突然,我看到所长的军裤中间有一团红在闪动……我想笑,却又不敢,我在想我自己会不会也是这样……我就这样憋着笑,总教官一看,还以为我做的很辛苦,说:‘我知道打军体拳很累,但同学们要坚持……’于是我更加哼唧了两下,一副没力气还撑着的样子……”

我本人,就不想再说什么了。

第4天开始,训练忽然轻松了许多,教官也对我们好多了。时间一空出来,他也带着我们苦中作乐,教我们唱一首军歌——《军中绿花》:

寒风飘飘落叶
军队是一朵绿花
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
不要想妈妈
深深我日夜呼唤
多少句心里话
不要离别时两眼泪花
军营是咱温暖的家

妈妈你不要牵挂
孩儿我已经长大
站岗值勤是保卫国家
风吹雨打都不怕
衷心地祝福妈妈
愿妈妈健康长寿
待到庆功时再回家
再来看望好妈妈

故乡有位好姑娘
我时常梦见她
军中男儿也有情
也愿伴你走天涯
只因我肩负重任
只好把爱情放下
白云飘飘
带去我的爱
军中绿花送给她
白云飘飘
带去我的爱
军中绿花送给她……

简单的旋律,朴素的歌词,却正照应我们现在的处境,让人的心灵大受触动。恰逢安排结营晚会的节目,这首歌便毫无悬念地当选了。
晚会前的排练只能抽空进行。由于是全班参与,大家都要牺牲一些休息时间。我也修改了无数次,最终才确定下来大致的流程。同时,我也担任主唱之一。
晚会精彩而令人难忘,每一个精雕细琢的节目都令人拍案叫绝。的确,他们有华丽,有幽默,有慷慨激昂的旋律,有迷人的歌喉。这些我们都无法相比,甚至连军装也借不来。唱之前,“妇联”上台讲话:“今天,同学们都是脱了狼皮的羊,但我们只脱了一半,待把这首歌唱完,再将另一半脱去……”

歌曲只有几分钟。这短短的几分钟,唱尽了六天的苦辣酸甜。

我无法以台下观众的视角来看待,但我感到这首歌获得了很大的成功。

军训,就要结束了。

如今,我也开始了高中生活,但一些人,我们忘不了。

我们的教官“川子”,其实也并不大,顶多算我们的哥哥。他对我们其实很好,包括那最初的200个蹲下起立,并不是他罚的,而是另一个教官。他也常和我们说说笑笑。不得不在烈日下训练时,他就带着我们,让我们拍着胸脯,大声呼喊:“阳光是多么的灿烂!空气是多么的清新!我们的斗志是多么的昂扬!我能行!”休息时,他也常与其它教官一起,给我们降温降压,大家都是欢声笑语。

我们的学长们,6天中也一直陪伴着我们,每天晚上都带着我们做活动,而深外的人只能一边练着正步,一边羡慕地看着我们。他们中甚至有人病倒,但没有一个人退缩。他们一遍遍地叮嘱我们,给我们吃金嗓子喉片,又请教官不要太严……

我,感谢他们。

很希望明年能加入学长团,看着你们走进深中,顺便,去看看川子。

现在,初三的你们,加油了。祝你们能考得好成绩。

 

Categories: Old Blog Posts
  1. No comments yet.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